沸书吧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修仙归来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真是亲姑
    最快更新都市之修仙归来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真是亲姑

    “知道了。”秦剑随便回到了,跳出岩洞,“按既定方案,我再去当一次诱饵。”

    说完,秦剑一溜烟消失在了树林里,俞纲山等人立即依照早先商量的计策潜伏起来。

    秦剑出岩洞,利落的回到了内室。

    他背着天阚宽剑在内室招摇过市。

    “矣?秦剑?”有个路过弟子看见,急忙避开。

    秦剑从他的脸上看出了惊愕之色。

    那人简直就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他。

    “秦剑还有胆子下山?”

    “我听闻康德师哥四处找他算账呢?”

    对周围的谈论,秦剑依然我行我素,希望能寻找到几个熟习的人影。

    正对面,一个穿着白色道士服的人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人大概二十多岁,器宇轩昂,英俊潇洒,白衣飘飘。

    此人身形干瘦,面如刀削,神情冷峻。

    他极力隐藏气息,但依然有股凌冽之气漫溢而出,像剑芒一样犀利。

    “好厉害啊。”远看到那个人,秦剑眉毛微微蹙了下,从那轻年的身体上感到了压抑。

    “拜见栾文凯师哥。”

    “师哥好。”

    很多内室弟子轻快的走上前施礼。

    “栾文凯?”秦剑眼睛微微眯起了下,“他便是天剑岭岭主颜新棠的首徒、内室亲传弟子名次二的栾文凯?”

    “颜师伯的首徒果非浪得虚名。”瞧着栾文凯,秦剑心里再一次道。

    言谈之间,栾文凯翩然走来。

    “栾师哥好。”如其他内室弟子一样,作为师弟的秦剑,也拱手抱拳行礼。

    栾文凯不出声,只不过是向着秦剑点了点脑袋,从容的笑了笑,他性格却是如他师傅颜新棠一样冷峻,但笑意如东风般温暖。

    “这人到是可以深交。”瞧着栾文凯渐行渐远的背影,秦剑偷偷说,“虽说冷漠寡言,可是却没居高临下的姿势,而且为人稳重,他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尊敬,肯定有原因的。”

    “秦剑,我要宰了你。”

    突然,有人瞪大了眼睛,大声的吼道,打断了秦剑的思路,侧面猛然冲出一人,轻快的走上前就是一拳。

    没来得急去看那个人,惯性的使然,让秦剑猛然挥出手臂,一个闪电与动手那个人硬刚。

    轰隆!

    一击抗衡,两个人各自给震开。

    秦剑才看清楚动手的人是什么人,可不是先前在密林被他抢去宝物、活埋的杨忻波?

    “我正找你呢?”

    秦剑唇角闪现过一丝得意的笑意,立即撒腿就跑。

    “站住!”杨忻波怒喝,双眸赤红。

    他杀气腾腾的如魔鬼一样,动手就是大绝招。

    杨忻波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狼型虚影,接着一道狼头型的拳印破风而至,打得秦剑翻飞出去。

    “师哥,误会。有话好说。”

    为引杨忻波去雁荡山,秦剑压根没恋战,站起来以后,就朝着内室雁荡山跑去。

    啊……

    背后,是杨忻波狂爆的愤怒的大吼声。

    复仇的火充满了他的眼睛,叫他不顾一切的朝着秦剑追来。

    这些天杨忻波可是省吃俭用,在饭堂都不敢吃肉菜。

    也就是今天抢大喇叭以后,他才吃了一顿有肉的早点。

    没多久,两个人一起进了雁荡山。

    轰隆!

    一声巨响!

    又没多久,内室雁荡山就传来一阵阵轰响声。

    不曾想有潜伏,杨忻波被秦剑他们麻利的打翻了。

    他比先前的康德也好不到哪去,空间腰袋被收了不说,衣服裤子也又一次被脱光,最后的被扔到早先挖好的坑中。

    呵呵…!

    山洞里,传来大喇叭贱兮兮的笑声。

    这家伙可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个宣花斧差一点被杨忻波打成一坨米田共。

    “哈哈,现在心情舒坦了,我告辞了。”

    分了奖品,秦剑站起来。

    戚滟依也只给他一天时间,回去迟了,估计又得被打得挂在树上。

    “兄弟,别急!”

    三个人急忙拽住了秦剑。

    “还有路惊羽那家伙,将他引了过来。这家伙的剑晶比较多。”

    俞纲山恨恨的道:“我的仇还没有报呢!”

    “今天天色不早了。”

    “他在内室亲传弟子可以排到第八位,将他洗劫了,我们都能大赚一笔。”

    提到路惊羽,韩鉴铉和大喇叭的双眼一亮,路惊羽绝非杨忻波、康德之徒能比较的,作为玄神宗十大亲传弟子!

    他可是个土豪。

    “你们没有当强盗的经验啊!”

    秦剑翻了翻白眼,冷声说道:“路惊羽是咱们可以得罪的?即便我将他引来,你们觉得凭咱们四个,就可以欺负他?”

    “试一下,青牙钢锏这么蛮横,实在不行多打他几下脑袋。”

    三个人打劫得有一点脑子发热。

    “不要扯那一些。”

    秦剑不客气的道:“路惊羽可以成为玄神十大亲传弟子,哪是这么简单?他法器一出,只怕咱们都站不住吧!”

    “实在不行挨顿毒打呗!”

    三个人道。

    “我没时间。”

    秦剑说着,便要走。

    “别急!”

    大喇叭拉住了秦剑,竖立起了一根肉肉的指头,“再抢最后的一次,咱们不抢路惊羽,抢别人的。”

    “就这次。”

    秦剑还是磨不开人情了。

    “好叻!这回轮到我去带人。”

    大喇叭毛遂自荐,说着已扭着肉肉的身躯出岩洞。

    大喇叭走了以后,韩鉴铉和俞纲山陆续的跑出去。

    见到这一幕,秦剑跟去,他们都躲了起来。

    夜静无声。

    也不知道过多长时间,韩鉴铉站起来,瞧了瞧,轻声嘟囔道:“怎么还不来。”

    “或许是天色太晚了。”

    俞纲山小声说道。

    秦剑已躲在一棵大树杈上睡了过去。

    嗷!

    突然,一声兽吼声音从远处传来。

    秦剑立即睁开双眸,甩甩头望向了俞纲山和韩鉴铉,“你们没听什么吼叫声。”

    “哪有吼叫声。没有啊!”

    韩鉴铉和俞纲山瞧了眼外面,急忙说:。

    “难道是我幻听了”秦剑抠了抠耳朵,再一次倚在大树底下。

    嗷!

    秦剑再次躺下,这时那兽吼叫声便再一次传来。

    听到这声音,秦剑猛然跳起来,将俞纲山和韩鉴铉吃了一惊,“你不要吓我们啊。”

    “真的有吼叫声,你们没听见?”

    秦剑再一次望向俞纲山和韩鉴铉。

    “没。”

    俞纲山和韩鉴铉急忙摇了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