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书吧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农 > 第三千一百五十九章 无耻的借口
    最快更新妙手神农最新章节!

    常佳乐看到余飞回来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自己都有点懵,但是因为余飞不在这会儿,他现在也是和这些人在拖延时间,就算余飞不在,他不清楚这里之前的情况,但是也感觉得到,对面来闹事那些货,找出来的纯粹是借口,根本就是想讹人。

    “刘老板,这几个村民那会儿突然到来,说这些地里埋着他们的祖坟,你只是出了征地的钱,但是没有给迁坟的钱,他们的祖爷爷之类的埋在这里,需要我们支付一笔迁坟费用,然后才可以继续施工。”

    常佳乐无奈的给余飞讲述了这些人前来闹事的原因。

    余飞听完蒙了,什么祖爷爷什么祖坟,自己之前根本就没见到过,而且签合同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人和自己提过这件事。

    现在自己施工到一半了,他们跑来找自己要迁坟费,这明显就是讹人来了。

    “谁的祖爷爷在这里埋着?站出来和我唠一唠。”

    余飞有点生气了,因为这明显是给自己找事儿的,要他迁坟费肯定是从自己的腰包里拿钱,余飞当然不乐意了。

    “我的祖爷爷!怎么?有问题吗?”

    果然,让余飞感到最头疼的熊文星大步走上前来,站在了余飞面前,一副蛮横的表情,对余飞说道。

    余飞看着熊文星这张脸,说实话他早就想把鞋脱下来,用自己的鞋底狠抽过去,这东西压根儿就不是个东西。

    “我征的地是你哥哥的地,这事儿,就算是真有你祖爷爷的祖坟,让你哥来找我说,轮不到你这个泼皮无赖!”

    余飞不屑地看着此人,对于这样的人,余飞真的都不想多看一眼,感觉脏了自己的眼睛。

    “我凭什么不能来?地是我哥的,但是祖爷爷是大家的,又不是他一个人的。”

    熊文星的歪理那是说也说不完,他这次来闹事当然是想好了足够的借口,果然这句话出口听起来好像还真是那个道理。

    “你放屁!你祖爷爷的坟在哪里?你给我挖出来让我看看,而且你还要向我证明,那就是你祖爷爷,不是别人的老祖宗被你拿来冒名顶替骗钱!”

    余飞是真的不给这人一点好脸色,平时他是很少说脏话的,但是看到熊文星就是感觉忍不住。

    “你这不是废话吗?就算挖出来那只是骨头,人和人的骨头都差不多,你让我怎么给你证明,但是我祖爷爷就是埋在这片地里,我今天带来的这些村民都可以给我证明!”

    果然,熊文星带来的人都是带着目的而来。

    “那按照你这么说,我随便找几个人去站在你家的房子前面,说我老祖宗的坟就在你家的房子下面,你们家房盖在了我老祖宗的头顶,你是不是也要给我赔一笔钱?”

    讲歪理谁都会讲,余飞也一点都不让着这样的人。

    你要是这样说话的话那就得了,今天你们这合作社也别建了,我就躺在这里,有种你们用挖掘机把我碾死在这里,然后就可以继续施工了。

    熊文星这人吵架的本事也不是有多么厉害,余飞跟他来到一个频道,他就有点不会吵了,竟然就开始耍起来不要脸的手段,说完话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人确定要助纣为虐招惹我们?以后合作社要是干大了,你们还想不想分我的红利了?”

    余飞先不理会熊文星了,而是指着熊文星喊来的那些村民,

    对那些村民问道。

    “以后是以后,现在是现在,而且你在签合同的时候,可是答应了我们段支书,以后干活的时候必须优先雇佣我们村子的人,你要是不雇佣我们雇佣外出的人,我们也让你干不下去!”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熊文星能够喊来帮忙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余飞听完都气笑了,这些人还真的以为自己和段支书做的那些约定有那么强的约束效果吗?自己给面子就招他们,不给面子不招他们,他们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能将自己告上法庭?

    “哦,对了,这片地里可不止我祖爷爷的坟,还有他们老祖宗的坟,也埋在这些地里,你们必须要给予我们同等的赔偿!”

    熊文星看到那些村民脸皮不够厚,不敢讲出他们的诉求,干脆自己主动帮这些村民将要钱的诉求也讲了出来,也就是顺势拉这些人下水,让他们不能被余飞给动摇了。

    “对!我祖爷爷也在这片地里埋着。”

    由熊文星开头,另外一个村民急忙说道。

    “我爷爷的爷爷也在这片地里埋着。”

    又有一个村民开口说道。

    “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在这片地里埋着。”

    ……

    顿时那帮村民七嘴八舌的开始诉说着自己的祖宗和这边土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关系。

    当然一定要强加出来这一份关系的目的,就是为了钱,只要钱给够拿到钱,他们已经无所谓这片地里埋着什么人了。

    余飞和常佳乐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被气笑了,真的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还能找到这么不要脸的要钱的借口。

    余飞不想和这些人纠缠了,拿起手机找到段永谋的电话,给段永谋拨打了过去,他既然是这个村的支书,出了这样的事情,就要段永谋来和自己谈谈这件事情该怎么办,也许段永谋可以解决,余飞还真的没有相关的经验,又不能真将这些人用挖掘机给撵过去,然后继续干活。

    当余飞打通电话,将这里发生的情况告诉段永谋的时候,段永谋顿时就被气坏了,在电话里就破口大骂,这些人简直太不要脸了,告诉余飞稍等一下,他就赶过来处理。

    等了七八分钟,段永谋就赶来了,他满脸气愤的从大路上冲了过来,看到这帮站在一起一脸得意的村民,段永谋真的想拿一根鞭子将这些人都暴打一顿。

    “段支书,你看这幺蛾子出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这是你手里的人,你可得给咱管管呀。”

    余飞无奈地对段永谋说道,希望段永谋能用自己的威信把这些人给压下去。

    “刘老板你稍等一下,实在不好意思了。”

    段永谋尴尬的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余飞解释了,毕竟这些人干出来的这事儿简直不像是人干的,所以他只能先想办法尽快将这些人给打发走,然后给余飞道歉。

    之前他们之间私下里都聊过着这样的事情,段永谋还给余飞承诺,绝对不会出现类似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没想到段永谋都没接到消息,这些人是直接前来闹事,看样子是私下里悄悄的密谋很久了。

    对余飞说完,段永谋就冲到了那帮村民的面前。

    “你们这些人有没有一点集体观念了,合作社建立起来是为全村人着想,以后全村人就可以从土地里解放出来,从农民变成工人,

    我已经给大家争取到了工作的机会,你们怎么可以为了眼前的这点利益,而将长远的利益彻底毁掉!”

    “尤其你熊文星,最不要脸了!村里出现了各种妖蛾子,基本上都有你,你能能干点人事吗?踏踏实实的去干点活给家人挣点钱花,整天就想着这种偷鸡摸狗丧尽天良的主意,你就不怕报应了,就不怕下了十八层地狱吗你?”

    段永谋冲过去指着那帮人就大骂了起来,当然最后的火力集中在了最不要脸的带头闹事的熊文星身上。

    因为很显然这帮人的带头人就是熊文星,在段永谋到达的时候,其他人都微微后退了一点,让熊文星站在了最前面。

    “段支书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可是一个村的人,我祖爷爷埋在什么地方你或许不清楚,但是你回去问问你爸或者你爷爷,他们应该知道,就是在这片地里,现在他们在这片地里大兴土木,说不定早就将我祖爷爷的尸骨挖出来给他们垫了地基,要是不给我们一点赔偿,这怎么行呢?”

    熊文星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害怕段永谋,毕竟能够在村上被选拔,最后当村支书的人一般都是这个村里最有威信的人之一了,他们这些地头蛇可能不怕别人,但是还真的会怕段永谋。

    “你连你爸都不当回事,还你的祖爷爷,你怎么有脸说这话的?你要是孝顺你爸,孝顺你爷爷,你这会儿站出来说这件事,我给你出钱都行,你这个不孝之人,将你爸丢在广场上,差点被太阳晒死,你还好意思这会儿提血缘关系这件事儿?”

    段永谋指着熊文星就骂,一点面子都不给,对于这样的人,段永谋对他也没有什么好脾气。

    “我孝不孝顺关你什么事,就算是我犯了法,也有法律来制裁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反正这就是我祖爷爷,天塌了他都是我的祖爷爷,我们之间就是有血缘关系,这里施工就是破坏了我祖爷爷的坟墓,不给钱他们就是别想干!”

    熊文星这种人有理没理都可以跟你吵得风生水起,既然段永谋如此不给面子,熊文星也脸色发红的和段永谋争吵了起来。

    “对于你现在这个情况,我可以报警,一警察会以寻衅滋事罪将你拘留起来并且罚款你信不信?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你立即离开,我就将我就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否则我现在就报警!”

    段永谋这人做事非常的有正气,他也懂得利用法律和警察这些武器来制裁坏人,所以他立马提出来了报警。

    “我怎么就是寻衅滋事了?我祖爷爷的坟在这里,别人在这里动工给我一定的赔偿费用,这很合理,警察来了也说不过去!”

    熊文星根本就不怕这件事,他之前还打听过,这算是民事纠纷,警察来了也只能调解,他这次还真的是押中了,段永谋的危险根本不会起作用。

    “反正你们几个人给我听好了,今天谁给我个面子,离开这里以后,村里有什么好的政策,你们还可以有机会享受,你们今天要是给我在这里坚持落实,以后要有任何的好政策,你们一个都别想要,饿死在家里你都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段永谋真的生气了,觉得这些人简直太过分了,当着外人的面,给自己一点面子都不留,段永谋都感觉一阵尴尬,之前他可是给余飞保证过,村里这些人他完全可以镇得住,只要余飞好好做生意,只要是在这个村子范围,他都可以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