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书吧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无法抗拒
    最快更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新章节!

    恍如文明光辉的照耀之下,听着伊莎贝尔透露的话,众人无一不露出了震惊之色。

    “它…真的会吸干世界?”阿萨谢斯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面前的巨大珊瑚树。

    它上面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万素果实——但它是最高最大的,与众不同。

    就在此时,沉默不语的茉莉安却冷笑了声,“危言耸听……这一路过来,所经过的土地都无比的富饶,生命旺盛。”

    伊莎贝尔冷冷地看了这个小小的女吸血鬼一眼,淡然道:“一个湖泊开始干枯,总是从边缘开始……难道外边,现在还不足够贫瘠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茉莉安不禁皱了皱眉头。

    伊莎贝尔却不理会她,而是看着阿萨谢斯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阿萨谢斯愣了愣,想了想道:“我们是通过地下深处中的金字塔才来到这里的……这里,应该是另外一个空间。”

    “这里是地心的世界。”伊莎贝尔道:“也是生命真正起源的地方……不管是人类,还是吸血鬼,最初也是在这里诞生的。只是因为某种意外,他们共同抵达了地表,才有了这神佑教廷的这几百年的历史。”

    “这不可能!”

    茉莉安被彻底冲击了认知。

    然而,在经历了文明起源的幻影之后,她却本能地感觉到,伊莎贝尔并没有说谎——因为她无法接受这样的文明之中的某种东西!

    生命的起源,是自然而然的,然而在文明的幻影之中,她却清晰地感觉到,有一双手,在肆意地摆弄着文明的进程。

    就像是造物主一样,它不仅仅推进了文明,甚至还创造出来了更多的物种。

    “这些,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阿萨谢斯却深呼吸了一口气。

    “自然是教廷的文献上。”伊莎贝尔淡然道:“怎么,你是觉得,只有你才回去收集一切的知识吗。”

    阿萨谢斯皱着眉头道:“我几乎搜集了所有能够找到的文献…但是关于文明的起源,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我哪怕假设教廷在十五年败退的时候,故意地销毁了这方面的记载,但也不可能什么也没有留下。”

    伊莎贝尔道:“你当然找不到,这本来就是只有有限几个人才知道的文明背后的真相,哪怕是教廷,也只能够通过口述代代相传。”

    阿萨谢斯愕然道:“这样的秘密,就算是口述传承,恐怕也只能是教宗才能相传吧……你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个不用你来操心。”伊莎贝尔摇摇头。

    说着,伊莎贝尔却忽然自另外一棵珊瑚树上,直接摘下了一颗万素果实,握在了掌心之中。

    他们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可就在此时,在伊莎贝尔的面前,竟是凭空出现了一张举行的餐桌——桌子上,甚至还摆满了丰盛的食物。

    此时,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之下,伊莎贝尔直接坐了下来,取来了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万素矿母就在这里,距离沉底成熟应该还有些时间……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吧。”

    众人不动……哪怕这些食物之中,还包含了吸血鬼所需要的新鲜的血液。

    伊莎贝尔却是自顾自地享受起来了这些美味。

    “你是怎么做到的。”阿萨谢斯皱了皱眉头:“我这里也有一颗万素果实,但它只能够变出岩浆而已。”

    伊莎贝尔一边切着牛排,一边淡然说道:“那是你从火元素身上挖出来的吧……说起来,还真是多谢你呢。”

    阿萨谢斯先尴尬一笑。

    伊莎贝尔道:“你手上的万素果实,是已经被赋予了属性的,所以只能够固定地转化出同一样东西。而这里的这些果实,都属于无属性,或者说是空白属性。用法很简单,握住它,心里默想想要得到的东西即可……不信的话,自己试试也无所谓。”

    众人大呼不可思议。

    阿萨谢斯想了想,便第一个摘下了一颗全新的万素果实,握在掌心之中——很快,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只等身的人型抱枕。

    克丽丽人型抱枕!

    “老板,你……”公馆的小女佣瞬间脸黑。

    “意外,意外!”阿萨谢斯直接便将抱枕藏在了自己的身后——这玩意,真实的触感,并非幻觉!

    但此时,他的精神却似乎消耗了一些……不过相当的微弱,几乎可疑忽略不计。

    见此,众人也试探性地各自摘下了一颗万素果实。

    心念一动,一些小物件便瞬间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克丽丽无比惊讶地看着自己手上多出来的扫帚——这扫帚,与她记忆之中,在蔷薇公馆一直使用的扫帚,一般无二——甚至它出现的瞬间,让少女以为,这就是属于她的那一把扫帚!

    茉莉安的手中,此时则是出现了一柄细长利剑……她正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手中的武器,随手耍了几个剑花。

    艾伦先生此时却是握住了一把像是裁缝用的剪刀,沉默不语。

    至于奈落,手中的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提线木偶。

    忽然,似乎有什么东西,自上方坠落下来,众人抬头看去,竟是看到了大量的物件,此刻如同瀑布似的,直接倒下,不过眨眼之间,竟是已经堆了十几米高!

    模型,沙发,吹风机,漫画,自行车,棒球棍……各不相同,琳琅满目。

    “这速度……”阿萨谢斯此时则是惊叹地吁了口气——显然,这么一大堆的东西,都是他给“创造”出来的。

    但与此同时,那种之前使用万素果实变出了大量岩浆时候的虚弱感,也同步袭来。

    他轻轻地甩了甩脑袋,苦笑了一声道:“这东西,简直就像是魔鬼的诱惑……我能感觉到,它吞噬掉的精神,应该是会永久性消失一部分的。但即便如此,你还是忍不住,会使用它……因为,它真的是太方便了!”

    “这还只是万素果实。”伊莎贝尔此时却冷不丁说道:“果实可以让创造物质,而矿母则是可以创造无数的果实。”

    “那么,拥有矿母,岂不是等于是……”克丽丽不禁骇然,“等于拥有了全世界?”

    伊莎贝尔缓缓说道:“矿母,本身就只有在吞噬了整个世界之后,才能成熟。它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的浓缩。而且……”

    “而且什么?”阿萨谢斯下意识问道。

    伊莎贝尔道:“万素果实,还只是停留在物质的层面上……但是矿母,恐怕不止。”

    阿萨谢斯隐约间想到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奈落那低沉的声音,却已经响起!

    “站住,你想做什么。”

    只见青年的骑士此时已经出剑——剑竟然架在了艾伦的肩上……这位神佑之城地牢的主人,不知何时,竟是已经走到了巨大珊瑚树前!

    这巨大的珊瑚树,盘根错节,紧紧只是树干,直径就不下三十米……这繁密的树根树干之中,似乎还藏有了空间。

    树上并不见万素果实,然而这确实用来孕育万素矿母的母树……兴许,矿母就会在这珊瑚树之中。

    艾伦,他想要进去!

    “我只是…打算走近些看看。”

    “没有伊莎贝尔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艾伦深呼吸了一口气,默默地往伊莎贝尔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伊莎贝尔似乎完全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依然自顾自地享受着美食的模样。

    “艾伦,你先回来。”阿萨谢斯此时沉声说道。

    地牢的主人直接耸了耸肩,“如您所愿,我的伯爵大人。”

    他真的返回到了阿萨谢斯的身边,但此时却再次看向了伊莎贝尔,忽然问道:“我曾经,在一名教廷残余的研究员手中,得到了一颗万素果实,然而那颗果实,并没有能够转化的能力。”

    “因为果实的力量耗尽了吧。”伊莎贝尔随意说道:“一颗普通的万素果实虽然能转化许多东西,但也有极限,就像是电池,储备的电能用光了,又没有充能,自然就变成了废品。”

    “它还侵蚀了我的身体!”艾伦先生此时将衣袖翻开,露出了干枯状态的手臂。

    伊莎贝尔却满脸玩味之色,轻笑着道:“电池本来就能污染环境…这不是很正常?你这种状况,已经算很好。起码,你的心还没有被侵蚀掉。”

    “你知道解决的办法!”艾伦瞬间激动地冲向了伊莎贝尔。

    但奈落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他只得忌惮无比地停下……他在奈落冰冷的目光之下,极不情愿地后退着。

    伊莎贝尔此时却道:“阿萨谢斯,过来陪我喝酒吧……我们,有多久没有在一起喝酒来着?”

    阿萨谢斯先生苦笑了声,“如果不算这里的十几年……应该,也有十年了吧?”

    他走到了餐桌之前坐下。

    伊莎贝尔直接在他的面前变了一瓶冰啤出来……是自由之城里的本土牌子。

    “你还记的,我喜欢这个牌子的……”

    “阿萨谢斯,我们,其实不用回去的。”她却忽然说道。

    阿萨谢斯不禁愕然。

    只听见伊莎贝尔此时微微一笑道:“阿萨谢斯,我们在这里,再造一座自由之城吧。”

    她目光妖异,眼中有着太多,太多阿萨谢斯所陌生的东西——面前的这个女人,他竟是首次感觉到如此的陌生。

    他不知道怎么却回应伊莎贝尔的这个话题……只好跳过了这个话题,沉吟着道:“矿母,还有多久才能彻底成熟?”

    “不知道。或许是明天,或许是一年。”伊莎贝尔淡然道:“不过没有关系,这里的万素果实多的是,守着便是。”

    说着,伊莎贝尔再一次握紧了万素果实。

    猛地一股震荡传来,只见这个珊瑚树丛林的边缘处,此时竟是突然升起了一道封闭的屏障,将整个珊瑚树丛林都直接覆盖其中——她竟然,封闭了这里!

    “你这是…走什么?”

    伊莎贝尔却缓缓说道:“我说了,攻击宫殿的主炮,不是我下命令发射的。”

    与此同时,一道巨响出现……覆盖了珊瑚树丛林的屏障,竟是出现了一股轻微的抖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刚刚攻击了屏障一下。

    “终于…来了吗。”伊莎贝尔此时轻笑了声,却是站起了身来,往那珊瑚树丛林的边缘走去。

    ……

    一名黑色铠甲战士拳头上的手甲,此时已经彻底碎裂,裸露出来的,赫然是一只灰色皮肤的手掌。

    就在刚刚,这名战士,用尽了全力,一圈轰在了突然出现的屏障之上。

    “不行。”这名战士摇了摇头。

    只见那在一种黑色铠甲战士所守护之中的轮椅老者,此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还是发现我了。”

    “谁?”推着轮椅的该隐皱眉问道。

    “她……”老人缓缓地抬起了手掌,指向了前方。

    前方,屏障內的珊瑚树丛林之中,知道一名女子,此时缓缓走出……女人脸上带着笑意,一直来到了屏障处,方才停下了脚步。

    伊莎贝尔!

    “教宗大人,您不在拉普达等我的好消息?”

    轮椅上的老者缓缓道:“伊莎贝尔,打开屏障吧,我需要见证这个时刻……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此时,伊莎贝尔的身后,阿萨谢斯一行已经追上。

    他们惊疑不定地看着屏障之外的轮椅老人,以及一众的黑色铠甲战士。

    当看见那名给老人推着轮椅的黑色铠甲战士时候,奈落更是皱起了眉头,“该隐……是你!”

    “好久不见,我的兄弟。”该隐微微一笑:“向你,致以最真诚的问候。”

    奈落却只是轻哼了一声。

    但却能够感觉到,奈落此时并不轻松的模样。

    这群黑色铠甲的战士,都给阿萨谢斯一种不怎好的感觉……那是动用吸血鬼之力时候,奈落所散发的,一般无二的气息。

    “这个人,就是拉普达新教廷的教宗?”阿萨谢斯看向了伊莎贝尔,飞快说道:“这群家伙……也是混血儿?”

    “你就是蔷薇伯爵吧。”轮椅上的老人此时也打量着阿萨谢斯,“传说中,诛杀了西塞罗教宗的罪人。我记得你……当初,你是被D带到神佑之城的小家伙。”

    阿萨谢斯先生沉默不语。

    T的……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上一代的教宗,到底是不是他干掉的!

    “我也知道你!”阿萨谢斯索性冷笑着道:“你就是当初那个推动混血儿计划,差点儿就将我抓去配种的老混蛋……埃洛希姆!”

    #########

    PS1:今天心情颇为沉重,码字效率不高。

    PS2:照旧……但是不用等。十二点前,我肯定赶不上。

    PS3:我去炒个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