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书吧 > 都市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1936章 恶心人
    最快更新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

    直到上车,张楠都没明确告诉帕维尔要不要带人过来,这事需要慎重。

    作为名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接班人,两辈子加起来看过不少有关鬼子731部队的电影、纪录片与电视剧,同样了解很多侵华战争时期小鬼子各细菌战部队做下的恶事!

    德特里克堡那个魔鬼研究所估计就是个731的升级版,甚至可以自信些,直接将那个“估计”去掉。

    当年就是美国的庇护,让731的一群魔鬼逃过了东京审判!

    从小了解生物武器的恐怖,所以之前一贯讨厌生物武器。

    但这会又有些心动!

    97%的治疗后死亡率,空气、接触传播双重有效,有这魔鬼王牌在手...

    话说杀手锏、底牌酒不怕多,别人有的,自个最好也有。

    一下无法下决心,还好这事不急,集团的生物专家正在集结,埃博拉病毒毒株自然会被带去自家的P4级实验室的,跑不了。

    再好好想想。

    上辈子美国都在研究基因武器,这一项上,集团已经有实验室在探索。

    科技越来越先进,生活越来越便捷,杀人的技术也越来越发达,方式、速度、效率将会越来越快!

    华府都研究基因武器了,那玩意某种意义上比核武器都狠,一旦技术真正的成熟,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种族灭绝利器。

    “别人有的,我们也得有!”看着车外经过修饰的原野,脑子里闪过这一念头。

    回到庄园,晚餐已准备就绪。

    餐厅内刚坐下准备开吃,接到妮可从纽约打来的电话。

    大管家婆听说自家地盘上爆发埃博拉,也得知自家男人又当了回风一样的男子,闪得比谁都快。

    就是随口关心几句,顺便说了点好玩的。

    “挪威人说是要收回你的诺贝尔和平奖,有意思吧?”

    是的,去年那个搞笑的奖最后被授予四个人,张楠是其中之一,因为他让人在卢旺达所做的那些事。

    原本手里还拿着个装有老家产黄酒的小汤碗,听到这话,小碗放下,对着电话道:“去年底我就没去领,还要特意收回?

    难道...

    就是想恶心我?”

    “对,就是恶心你。人家中东三巨头可是高高兴兴去了奥斯陆,就缺你个号称得了重感冒的,那奖之前都特意给你留着的。

    这趟你拆了印尼,那边死人不少,收回去不是挺正常?”

    妮可是笑着说这话,老夫老妻,当然听得出她说的是反话。

    “登鼻子上脸了,看来你和珍妮发动的金融战没给那帮自大狂足够教训。中东那三个都能拿和平奖,领奖台上估计都恨不得捅了对方,我还没那么厚脸皮。

    恶心我两次,真的过了。

    这事你不用管了,5人委员会,我会让人去找他们谈一谈,应该会挺好说话的。”

    张楠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自己不去惹人家,那帮北欧自大狂、蛮夷倒是没事吃饱了撑着就来找茬。

    那帮混蛋日子太好过了,闲得慌。

    上次因为事多、放过了对方个人,没搞肉身毁灭,看来不给这帮种族主义者点教训,以后还会变本加厉!

    挂下电话,看向餐厅里一群人,道:“都听到了?”

    有几位点点头,只有项伟荣与关兴权继续在吃饭。

    要派人去挪威,也不可能是这两位。

    “谁有兴趣去趟奥斯陆逛逛?”张楠又道。

    坐位稍远的约瑟夫示意了一下,对其道:“我和瓦西里去吧,原本就要带些新人找个项目锻炼一下,这活正好。”

    集团核心暴力机构一直都在吸收新鲜力量,这趟属于干黑活,难度不大,锻炼下新人们正好。”

    这边张楠微微点头,道:“找人家聊聊就好,不炸楼。”

    约瑟夫“呵呵”笑了起来,又道:“明白,我的老板。我会让人去那个什么狗shi委员会所有人家里做客。

    你说有时候需要以理服人,这趟我们就以理服人,不炸楼。”

    以理服人,不搞彻底的**毁灭,至于威胁、胁迫是需要的,利诱是用不上的,那帮人渣还没需要利诱的资格;

    要是说不通咋办?

    道理都讲不通了,那还讲个屁的理,黑活又不是第一次干!

    这边钝器小碗喝了一小口黄酒,和这个用碗才有感觉,张楠又道:“这样吧,先给他们的首相和国王带个口信,别没事就来找我麻烦。

    让他们明白,我的麻烦没那么好找。

    找我麻烦,只会让我心情不愉快几分钟。

    可真把艾伦先生惹火了,那也是会去找他们麻烦的,等到这时候,就不是心情不愉快那么简单。

    到现在为止张楠已经心情不愉快两次,所以那帮挪威人就要付出代价,不是下不为例就能解决的...”

    至于如何解决?

    不但什么委员会,还得挪威政府摆出个姿态来,不然张楠真不介意让那帮自大狂都吃些苦头。

    这年月,五大国不想管、懒得管自家集团,其它国家管个毛!

    我只讲利益、实际,外加霸道,学习华府的作风,整你个北欧鸟国还不是玩似的。

    吃过饭,同姐夫与关哥商量了一下有关埃博拉的事,最终还是决定明天让帕维尔将人带过来谈谈,听听专家的意见。

    利刃,得保证不伤自己才能用,不然还是被整的好。

    晚上十点,红魔鬼中的基里尔找上关兴权,基于私人原因希望借用集团在这边的一架湾流IV-SP,并动用集团的关系最快速度搞定航线。

    目的地很远,他得赶着去趟库页岛,基里尔唯一一个还在世的长辈、姑姑在那边的一座石油城,快过世了。

    库页岛,俄国人习惯叫萨哈林岛,但在集团高层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则,提及时得叫库页岛,不然老板可能会有看法,红魔鬼和昔拉们也遵守着这一默契。

    感谢公司在那也有油气开发项目,不然按照岛上的民间国际通讯条件,消息没这么容易及时通知到基里尔这。

    如果选择其它交通方式,赶到那都至少好几天。

    后天才有运输机去乌克兰基辅,到了基辅得转机去莫斯科,之后再坐飞机至远东地区的阿穆尔河畔共青城。

    到了共青城之后就没了每天固定的航班,运气不好一周才一趟,赶时间就得自己想办法去岛上。

    最后一段最麻烦,估计得包小飞机,还不知道能不能立刻搞定。

    基里尔就是去看姑姑最后一面,一万多公里呢,如今会这么干的人不多,又不是父母。因为他儿时是姑姑养大的,比父母还亲,如今自身又有条件能达成,就来问问。

    关兴权没多问,就一句:“去吧,不缺那一架,飞行员出差食宿费、机场飞机使用费安成本价回来浮雕就行。

    还有,飞机要不要在那边等个三五天你自己决定。”

    公司福利有规章,公私分明,这种情况付个使用费成本价,不是赚钱的包机费,这是照顾。

    就算核心利益群,动用私人飞机超远程办私事,那也是要付成本价的,不然会乱套。当然,如果基里尔是直接找老板,那张楠很有可能就一句:“去吧,节哀!”

    根本不会去想内部合算的问题。

    只不过核心群里没人会这么做,这点规矩和人情世故都清楚。